记忆天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记忆天航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时间:2017-08-26   点击: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局庆之际,早年天航人工作、生活的一些场景,常常浮现脑海,萦绕心头,现撷取几件小事,也许能折射出他们当年精神风貌之一斑。

“候鸟”劲飞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天航局有两条耙吸船、四条链斗船、四条破冰船。为了节省人员,春夏秋三季船员们在挖泥船施工,冬季,少数人留船修理或看船,其他人则扛着铺盖卷儿奔赴破冰船开始新的战斗。严冬一过,他们又回到挖泥船,继续疏浚作业,他们如侯鸟一样,周而复始,年年如此。正是在这样的奔劳中,海河整治了,大沽沙通航了,新港开港了,天航发展了。

众志成“法”

    刚解放时,船上大多烧大同块煤或特号末煤,热量高,长气快。后来,因煤炭供应紧张,改烧混煤、一号、二号末煤等低质煤,司炉员既费力又难保气压,劳动强度越来越大。为了保证气压,提高挖泥量,“浚利”轮李文全司炉小组在组长带领下,根据原苏联郭瓦廖夫工作法的原理,通过小岗观摩交流,集思广益,经多次实验,创造了包括压火、长火、填煤、撬火、除渣、清炉、补水等在内的一整套司炉操作方法——李文全司炉操作法,既保证了气压、提高了功效、还节煤10%,在全局推广,获得成功。李文全及其小组分别被评为天津市劳模和模范小组。

机声“催眠”

     早年的挖泥船,噪音较大,尤其是链斗船,不但舱内噪音强烈,且泥斗在运行时发出吱扭、嘎扭、咣噹、轰隆多音部“奏鸣曲”,夜静时,几里地之外都能听到。然而,船员常年生活工作在这样的环境里,能睡能吃,谈笑如常。有的人反而在机器骤然停止时猛然惊醒。所以,他们风趣地将船上噪音称之为机声“催眠曲”。有一回,一位船长休班在家,晚上开着收音机睡着了,他爱人便把收音机关了,不料,船长猛然翻身坐起,大声喝问:“怎么回事?机器为嘛停了!”爱人哭笑不得。

奉献“蛋白”

     人们都知晓百年天航对经济建设的贡献,殊不知我们还做过一些服务社会的善举。六十年代天津大旱,绞吸船为塘沽郊区几万亩稻田吹水,抗旱保苗,稻谷丰收。特别是“建设”号挖毛蚶,可谓在度荒年代服务为民。“建设”号的船员们受施工时挖上一些鱼虾毛蚶的启发,经领导同意,在毛蚶盛产季节,请了东沽渔民作向导,改进了泥管,利用旁通溢流设备,下耙子将毛蚶吸上来吹到靠在两侧的泥驳上,用拖轮将泥驳拖至码头,再搬运上岸。1961和1962年,在毛蚶最肥的季节各挖了一个月。全局每位员工都分到几百斤,送给天津市民好几万斤,冬修时还给兄弟单位运去了两泥舱。

传承是为了发展,回忆过去是为了迎接未来。在铭记着天航百年走过的历程和铸就辉煌的丰碑上,镌刻着几代天航人的名字和难以磨灭的业绩。

 

 

 


下一篇:航道工作几点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