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之声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之声

11月3日,江苏启东港。一艘6600千瓦绞刀功率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成功下水,引发众多业内人士及媒体关注。

时间:2017-12-08   点击:

【凤凰网】(2017年11月05日)

11月3日,江苏启东港。一艘6600千瓦绞刀功率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成功下水,引发众多业内人士及媒体关注。

这艘被命名为“天鲲号”的挖泥船,是目前亚洲最大、最先进的绞吸挖泥船。由中国交建所属中交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航局”)投资并联合设计,上海振华重工建造。

“‘天鲲号’的成功下水,实现了我国重型自航绞吸船关键技术的突破和核心技术的掌握,使国产挖泥船设计和建造技术跻身世界前列。”中交天航局副总工程师、“天鲲号”监造组组长王健说。

全球无限航区

4种类型绞刀

每小时挖泥6000立方米

“天鲲号”绞吸挖泥船是国家工信部立项的重点科研项目。先看看这个大家伙有什么特殊本领。

“根据地质条件,配置通用、粘土、挖岩及重型挖岩4种不同类型的绞刀,每小时挖泥6000立方米。”王健介绍说,“天鲲号”船长140米,宽27.8米,最大挖深35米,总装机功率25843千瓦,绞刀功率6600千瓦,可以开挖单侧抗压强度50兆帕以内的岩石。

王健告诉记者,“天鲲号”为全电力驱动、双定位系统、全球无限航区的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

“天鲲号”技术标准非常高。“全船布置的柔性钢桩台车系统等技术国际先进,三缆定位系统、航行视线问题解决等技术国际领先。”王健说。

“天鲲号”的装备水平也超高,装备了亚洲最强大的挖掘系统、最大功率的输送系统和当前国际最先进的自动控制系统,泥泵输送功率达到17000千瓦,为世界最高功率配置,且其远程输送能力15000米,为世界之最。

“这样超高的装备水平,使’天鲲号’可实现自动挖泥、监控及无人操控,将极大提高作业效率,适用于沿海及深远海港口航道疏浚及围海造地。”

如此巨大的家伙,工作起来却很平稳,不仅船员的居住生活很舒适,设备运转也很安全。这是怎么做到的?“在船的上层建筑与主船体的连接处,安装了一个主动气动减震装置,可以有效减少和隔绝船舶施工期间低频振动对上层建筑的影响。”王健解释说。

同时,为保证高标准的节能环保要求,“天鲲号”在船上专门配备了低硫转换装置、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泥泵封水泵、智能海水冷却系统。 

因环保与岛礁偏远  重型自航绞吸船成为必须

为什么要建造重型自航绞吸船?

“以往通过炸礁可以完成的工程,由于生态环境保护和岛礁偏远等原因,不得不转由重型自航绞吸船来承担。”王健解释说。

原来,随着世界和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疏浚行业面对的挑战越来越严峻,土质坚硬、输送距离长、工况恶劣使得传统绞吸船已不能完全适应。

2011年10月,国家工信部、财政部联合批复关于“5000kW绞刀功率绞吸式疏浚船关键技术”研究项目。历经五年艰苦卓绝的不懈努力,参研单位圆满完成了研发任务,为建造“天鲲号”奠定了技术基础。

为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打造建设海洋强国之重器,提升中国在国际高端疏浚市场的竞争力,2015年中交天航局启动了新一代重型自航绞吸船“天鲲号”的建造工作,并于2016年3月28日在上海振华重工开工建造。

“在‘天鲲号’建造过程中,每个关键设备技术和安装工艺都精益求精,确保了这艘亚洲最先进的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成功下水。”王健告诉记者,随后船舶将进入舾装和设备、系统调试试验阶段,预计2018年6月投入施工生产。

中国疏浚船舶历经“三步走”

整船进口、国外设计国内建造

到国内自主设计建造

中国交建是目前世界最大的疏浚企业。中国交建负责人介绍,中国是世界疏浚大国,中国的疏浚船舶先后经历了整船进口、国外设计国内建造、国内自主设计建造的“三步走”。

资料显示,作为中国第一家专业疏浚机构,拥有120年历史的天航局一直在引领推动中国疏浚装备国产化发展。

2006年,天航局成功建造中国第一艘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现代化大型绞吸挖泥船——“天狮”船,彻底打破了国外挖泥船的技术垄断。以此为开端,天航局自主设计建造各种类型挖泥船30余艘,其中包括现役亚洲最大的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鲸号”。

业内专家认为,这些船舶的成功建造,使中国挖泥船建造水平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并带动了我国挖泥船绞刀、耙头、泥泵等关键机具,装备及零部件的国产化之路,实现了我国疏浚装备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转变。

“天鲲号”监造组成员、首任船长,曾于2014年起担任“天鲸号”船长张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天鲸号”每小时挖泥4500立方米,此前参加过我国某海域的岛礁施工建设,过程中积累的许多经验得以在“天鲲号”的设计和建造过程中运用。

“‘天鲸号’在国内海域施工表现非常的突出,作为弟弟,‘天鲲号’更先进,更强大,一定会创造出比‘天鲸号’要多的价值。”张燚对于“天鲲号”充满希望。


上一篇:十年间,从“不敢碰”到世界领先